LATE BLUE


曲:陳輝陽 詞:黃偉文 唱:高雪嵐(傅佩嘉)

寧願滯留在此處 寧願叫時間中止
我不會再信未來 我不要再看歷史

還能活才是諷刺 故此不用做傻事
讓痛苦 輪迴千次 彰顯那快樂有盡時

曙光全部熄滅 殺掉我影子
我只能獨處 背后全沒有支柱

什麼叫絕望 抬起眼望望 如今我在你面前呈堂 隨便收看
靈魂被抽干 殘留著軀干 從此與未了願同存亡 地老天荒

還不夠絕望 尚可更絕望 留給我日後用來形容前面境況
能夠這樣 謝謝你幫忙 將僅有願望都風光殮葬

何來未來未開創 我對希望沒期望 未放開 提前釋放
明知道敗仗 就不應該對抗



原來這首歌是陳輝陽+Wyman的....
十年前第一次聽這首歌時,我還是在充滿希望的年紀
"絕"似乎是很遙遠的事
但是, 現在不這麼覺得了

也許我應該重看一遍《ROOKIES》...

Page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