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 BLUE

最佳損友 (三次元同人說)

以下內容涉及三次元同人/女性向/BL成份, 對此不了解或不接受的, 請勿閱讀


關於三次元同人
第一次在blog裏談到三次元同人, 想先說說這個

三次元同人禮儀推廣

這個站對三次元同人(包括P禁J禁)的規矩都寫得非常清晰了
以前以為APH同人因為國家關係的敏感度, 已經是很嚴格門檻很高的東西了, 但找過J禁日站以後發現APH日站已經很親切.
APH同人站密碼通常只有一個, 也很容易猜;J禁日站經常是進站一個密碼, 看圖又另一個密碼, 而且密碼還要是加減乘除得出的數字之類, 提示又超隱晦. 有些網站還要寫信要求密碼! 我真的不想還沒清楚的作品是不是對口味就要寫信給作者, 進去以後萬一不喜歡總覺得很對不起作者....
還有, 在Comiket的資料完全找不到網站地址.
總之, 日本方面因為跟生人距離最近, 規矩也最嚴密, 找三次元同人日站可謂一件相當令人崩潰的事....我曾在Y拍剛好看見一本封面很漂亮, 很想找出作者的網站便逛了很多J禁網希望找到link, 結果在輸入一個又一個密碼之後我還是找不到, 投降了......

不過回心一想, 這樣防範措施又好像是必要的. 直到現在都沒有忘記當年在網舞界鬧得沸騰的鳳冥一事. 因為Koji和Kenken2名演員本身感情太好、角色在漫畫就是"王道官配"、觀眾們腐得太瘋太高調, 最後對2名演員都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傷害....自此我明白到萌真人同人的危險性



說起我對真人偶像BL的感覺, 就要追溯至4年前的網球王子舞台劇了. 在看網舞之前, 其實我並不太接受真人同人, 總覺得有血有肉活生生的男生, 怎可能作不負責任的聯想? 不過看網舞以後就衝破了心理障礙(?), 可能是因為演員們都在演繹漫畫上的角色, 所以把他們當成漫畫人物般去想像, 似乎也不是甚麼壞事, 更況且他們似乎都很明白觀眾群的喜好, 總是在賣腐, 既然演員們都這樣了, 作為觀眾就盡情"享受"好了.
於是就算明知道演員們之間不是真的有甚麼, 還是會萌忍跡、鳳冥、真幸、柳生仁、切柳、塚龍、大石菊等等...的演員配對. 就是那個時候開始, 看了一些真人同人文和漫
《妄想少女御宅系》中松井就說過, 是不是真的GAY不重要, 萌不萌才是重點呢



關於藤北
隨著對網舞熱情消褪(我承認我是一夜間就爬向了APH...), 也沒有再碰三次元同人了, 但迷上J家某團以後, 三次元同人之於我, 又有了新的意義
之前BLOG文就有說過, 我對Kismy是去年4,5月左右, 因著日本YAHOO拍賣上的同人誌看到某CP而認識的. 當時只是好奇查了一下Kis-My-Ft2到底是甚麼, 對同人誌的配對也沒有多加研究
後來真正迷上Kismy以後, 才再去翻了當時看到的J禁同人誌, 配對原來是北山x藤谷
在Kismy成員中藤谷/北山一向有"官方配對"之說, 除此之外, 宮田/玉森、二階堂/千賀也是定番配對

一開始即使迷上Kismy也並沒有特別想看他們的同人, 但在對太P的偏愛以及對藤北官配之說的好奇下, 還是忍不住去找些同人文章來看.
無論寫真人或是動漫同人, 我對"忠於原著"這點都有著異常執著, 角色性格也絕對要符合原著(即不能OOC, OUT OF CHARACTER), 當然這些都是見人見致的, 但同人的詮釋至少不能跟我對原著的詮釋差太遠, 否則我會接受不了.
那麼對於三次元同人, "原著"就變得偶像呈現出來的"現實"了. 雖然我主張IDOL本質跟二次元動漫人物一樣, 但畢竟他們的人和工作都是處於"現實"之中, 可算是跟真正現實距離最近的創作, 所以, 要是同人描述出來的感覺跟現實太遠, 我便會感到難以接受.
也就是說, 在IDOL們現實不是GAY的基礎底下, 太拉普拉普的話會被我視為偏離"原著"和OOC; 當然, 要是兩人之間的感情沒有配對感覺的話, 那又根本不要寫好了
真矛盾啊
而寫藤北的難度又更大了, 因為"原著"在很多事情上的方向並不足以支持同人創作


不久前論壇有人討論過, 藤北之間到底發生過甚麼事? 為甚麼能從03年在嵐巡迴同房時一起玩一起擁抱, 04年讀信時溫馨地互相說笑, 到今天, 雖然還是會一起賣腐, 卻有貌合神離的感覺揮之不去, 而且屢傳不和?
倒不是儍得相信CP之間有點甚麼, 也沒有真的把那些不和傳聞放在心上
知道他們只是同事關係, 有競爭, 也有合作
有人說, 他們這樣並沒有不好, 既過了初相識過份黏在一起的時期(03,04年?), 也過了甚麼都看對方不爽的時期(06,07年?), 現在, 他們單純的為團好為工作好, 這才是理想的合作關係

作為關注他們工作的人, 我對此是認同的
我也不覺得自己了解他們有多少, 有資格說些甚麼
可是, 卻還是感到唏噓
我有時候也不禁問, 為甚麼, 會變成這樣呢?


>>> 04年永遠經典的讀信, 那一年, 北山19歲藤谷17歲, 那時候的笑容, 很青澀, 卻很真實
稱呼北光為大哥的太P, 相信以後都不會看到了



>>>11年頭的合唱歌《No.1 Friend》, 但怎麼看著二人完全感覺是no.1 enemy…


79431761gw1do002k105sj.jpg
>>>11年9月雜誌票選Kismy combination, 藤北以壓倒性的票數得了第一
雖然兩人的氣場真的很合, 但這種賣腐的照片看起來非常公式化






為甚麼呢?



然後某天, 看到了《最佳損友》的MV, 突然, 似乎懂了那個答案.
大概我永遠都不會知道他們之間發生過甚麼, 但我又好像突然懂了些甚麼


Friends 朋友
Alcohol 酒精
Gossip 閒話
Cigarette 煙
Position 職位
Depress 抑鬱
Money 金錢
Time 時間
Stress 壓力
Conspiracy 陰謀
Politics 政治
Betray 出賣
Woman 女人
Growth 成長
Degenerate 墮落
Sexual orientation 性取向
Violence 暴力
Place 地方
Outlook 外表






跟他組合的時候, 他十六歲; 出道的時候, 他二十四歲.



十六歲時在我身邊的人, 在我二十四歲的時候還是一樣嗎?
為甚麼呢?
我好像懂了.



最佳損友
作曲:Eric Kwok
作詞:黃偉文
主唱:陳奕迅

朋友我當你一秒朋友
朋友我當你一世朋友
奇怪過去再不堪回首
懷緬時時其實還有

朋友你試過將我營救
朋友你試過把我批鬥
無法再與你交心聯手
畢竟難得有個最佳損友

從前共你促膝把酒傾通宵都不夠
我有痛快過你有沒有
很多東西今生只可給你
保守至到永久
別人如何明白透
實實在在踏入過我宇宙
即使相處到有過裂口
命運決定了以後再沒法聚頭
但說過去卻那樣厚

問我有沒有
確實也沒有一直躲避的藉口
非甚麼大仇
為何舊知己在最後變不到老友
不知你是我敵友
已沒法望透
被推著走跟著生活流
來年陌生的是昨日最親的某某

生死之交當天不知罕有
到你變節了至覺未夠
多想一天彼此都不追究
相邀再次喝酒
待葡萄成熟透
但是命運入面每個邂逅
一起走到了某個路口
是敵與是友各自也沒有自由
位置變了 各有隊友

問我有沒有
確實也沒有一直躲避的藉口
非甚麼大仇
為何舊知己在最後變不到老友
不知你是我敵友
已沒法望透
被推著走跟著生活流
來年陌生的是昨日最親的某某
早知解散後各自有際遇作導遊
奇就奇在接受了各自有路走
卻沒人像你讓我眼淚背著流
嚴重似情侶講分手

有沒有
確實也沒有一直躲避的藉口
非甚麼大仇
為何舊知己在最後變不到老友

不知你又有沒有
掛念這舊友
或者自己早就想通透
來年陌生的是昨日最親的某某
總好於那日我沒有沒有遇過某某




或許, 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Page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