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 BLUE

九年

那是很突然的、一閃而過的. 毫無預警地泛起的似曾相識感. 然後是一陣用力的回想, 閉上眼睛, 把身體所有力氣集中在頭部, 心裏默念著, 快些快些, 想起來吧. 然後思緒猛然一躍, 畫面終於浮現, 矇矓不穩的情緒, 終於變成恍然大悟的澄明.

我終於明白了為甚麼.
黑子的籃球、秀德高校、籃球部、背號6號與10號、綠間真太郎和高尾和成
網球王子、青春學園、網球部、二年級與一年級、桃城武和越前龍馬
就這麼, 跨越了九年的距離.



嚴格來說, 桃龍並不是我第一個萌上的配對, 九年前的情人節, 我人生第一篇創作的同人文, 寫的是hunter的里昂里奧x古拿比加. 但是我還是習慣把桃龍形容為我的"初心". 第一次每天等更新, 第一次向作家點文, 第一次看H文....
畢竟是個影響我很深的配對啊.
一個是冷淡漠然又任性, 對身邊的事情都不感興趣的樣子; 一個是爽朗熱情又多事, 無論跟誰都處得很好; 一起上學一起吃飯一起社團活動, 像是主人跟僕人的關係, 實際上卻是互相了解而在意.
這段描述, 好像有點熟悉...?


突然意識到, 是因為想起ketchi大的桃龍同人《沉溺

「你明知道只要还在他身边一日都会把他打网球的所有可能性扼杀,只要你们同站在一个场上他就无法把潜能爆发得彻底;你明知道他做什麽都总依你的总以你为考虑前提,就像你要回家他一定会送你,你像是把他所有可以和外界接触的渠道隔绝了,外面声音一切皆传不入他耳中;你明知道你不会喜欢他为什麽你还要把他困在身边,你这不是锁死他是什麽?你根本没有为他想过!」

......

你老是追著这个人,你得到什麽?
龙马以为那时樱乃的质问一字一句刀片般刺进来像非得把他那肉体活生生剜开割开。

他以为一直只是桃城在追著自己,而已。

原来不知不觉中他们的角色身份已经调换,追赶在自己身后的不再是桃城,而是自己,他一直在以过去涣散的种种片段蒙蔽,不愿承认即使多喜欢自己的人也总要追逐他的新天地,不愿放开过往,龙马在前进的方向给自己设下重重陷阱,告诫再踏前的话无论多少步还是会掉下去摔得骨头四散,一直便有藉口不再前进。
天黑了他会深夜不成眠,觉得自己已经看开了还是一转眼又会重新被淹没在不可救药的自我怀疑中。

原来所有已经反过来,已经全然颠覆,已经全盘输得惨烈。
原来在追赶的一早换成自己在桃城身后回回绕绕不停不停。

说穿了其实是一直放不开制肘著桃城和自己间的自私。


龍馬一直以為是桃城追著自己走, 他亦不願意放開對方, 回過神來的時候, 卻發現追著對方走的, 是自己.
所謂"秀德的光與影", 不也是一樣嗎? 高尾一直為了追上曾經擊敗自己的綠間努力著, 一直為了得到綠間的認同拼盡全力傳球給他, 彷彿綠間是高尾視線裏唯一的光, 他願意成為他的影子.
但是或許有一天, 綠間回頭就會發現, 被照耀的人其實是自己吧. 已經太遲了.
就像Samitare大的綠高同人《綠間真太郎的幸福生活》中的結局:

感情其实最好是Give & Take,从前绿间从那个人那里得到的太多了,现在他明白了要给予,他捧着长年累月积攒下来的真心等人签收。而他也终究会意识到这一点:他曾有机会踏入这条河流,但一度收回迈出的脚步之后,等他想再一次踏入时,河流已经改变了。
那本该是他必胜的一局,现在剩给他的只有不曾放手一搏的后悔。


我喜歡的高綠虐梗, 不就跟桃龍一樣?
於是我想想, 要是把《沉溺》一文的配對換成高綠, 桃城換成高尾, 龍馬換成綠間, 青學換成秀德, 不二學長換成宮地前輩, 網球換成籃球, 單車換成板車....橘杏, 換成玲央姐吧(笑)
竟然, 沒甚麼違和感.


我又想起了另一篇桃龍文, ritawitch大的《Lost in memory》.
當龍馬問桃城有沒有嫉妒過手塚時, 桃城的反應是:

好笑于龍馬眼中的擔憂,桃城再度展開笑容,說:“沒。我不嫉妒他。因為我知道你對他的,不是愛。只是憧憬,只是目標,只是一種嚮往。你比我更希望登上世界的顛峰,所以你對他的感情比我對他的嚮往更加的激烈。當然說完全不在意是不可能的,我有時候也會懊惱為什麼你的眼睛一直追逐的那個人不是自己。


在桃龍同人中, 桃城對手塚總有一點點芥蒂, 龍馬憧憬比他強的手塚, 那是桃城永遠無法超越的.
赤司之於高尾也是一樣. 大概綠間對以前的隊長赤司也抱有憧憬的感情, 高尾跟赤司同是控球後衛, 卻也不可能超越赤司.
我回想起Silen大說自己曾幼稚地因為桃城總是塚龍文的炮灰, 決定要在桃龍文讓手塚當炮灰----的確我也喜歡讓赤司成為綠高綠文中的炮灰(笑).

說到Silen大, 還有他的僕人論. 他說有人認為桃城更像龍馬的僕人而不是戀人, 於是他反駁, 要不是愛, 龍馬又怎能回報桃城為他做的一切? 不然就是XX(18禁...)
於是對於開板車接送綠間、幫綠間弄好隊中的人際關係、協助綠間不被黑子截球的高尾, 我是不是能說同一番話呢?(笑)


數下來, 共通點竟然如此多.
難怪Catcat大在收到黑籃點文後, 去補了漫畫, 卻說一邊看一邊想起網王.
記得以前上心理學課時說過, 我們在遇見新朋友時, 會不自覺的把新朋友跟自己認識的人比較, 如果覺得他像一個自己認識而又有好感的人, 對新朋友也會產生好感; 反之, 如果他像一個討厭的人, 就會在最初便對對方反感.
我便明白了, 為甚麼在黑籃裏我能萌上的配對只有高綠高. 不不, 並不是一切都相像, 只有一點點就夠了, 足以喚起過去的感覺. 當年對桃龍的一切回憶, 在此刻竟然全部清晰起來.
然後我也明白了一件事.
九年來, 我仍然在原地踏步.
以為被追趕著, 回過神來, 卻發現只有自己在追趕的, 原來, 是我.

Page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