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 BLUE

"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

"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紅的卻是心口上一顆硃砂痣。"--張愛玲《紅玫瑰與白玫瑰》
"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 被偏愛的卻有恃無恐"--李焯雄《紅玫塊》


曾經看過一個故事, 大概是這樣的:
有個小孩一天在街上拾到了兩隻小狗, 他叫他們作小黃和小黑, 但是父母說家裏養兩隻狗太多了, 要求小孩只挑其中一隻來養. 小孩猶疑了很久, 最後只好挑了小黑來養. 然而當他看到小黃被家人丟掉, 他馬上後悔自己選了小黑.
其實就算選了小黃, 他也一樣會後悔的.
當要在兩個幾乎同等的事情上只選一個, 無論選哪一個, 最後都是會後悔的.



小時候, 父母說我考試成績好, 就送我一瓶白膠漿作獎勵. 當他們帶我去文具店選的時候, 我卻在橙色蓋子的一瓶和藍色蓋子的一瓶之間猶疑不決.
父母不斷催促, 最後我選了其中一瓶讓他們去付款.
但才走出文具店的門口我就後悔了, 開始大哭著要另一瓶, 父母很生氣, 回家把我嚴重的責罰了.

然而無論怎樣被打被罵, 那瓶白膠漿, 直到現在還一直在我心裏.
因此我又哭了.

紅玫瑰
小狗
白膠漿

因為無法得到才渴望的事物, 就如那個站在舞台上的人一樣.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